黔北经济网一黔北经济门户资讯平台

《贵商》杂志 | 封面人物 王健:材料革命
时间:2019-01-11   作者:贵商杂志 【原创】   

黔北经济网,贵商人物专栏

个人简介 

 王健,贵州贵阳人,1984年毕业于贵州财政学校企财管理专业。现担任贵州广毅节能材料销售有限公司、贵州广毅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贵州广毅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上市公司贵州富之源集团的主要投资人。2016年,凭借绝热(保温隔热)涂料王健荣获贵州省科技厅颁发的“科技进步奖”。


公司简介 

贵州广毅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新型绿色节能环保建材的研发、销售及施工,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低碳建筑技术集成及减排效果评价研究课题”的技术支撑单位。公司拳头产品 GY 建筑用绝热(保温隔热)涂料是 2016 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科技成果,并获贵州省人民政府科学技术进步奖。2018年 6 月获住建部“华夏建设科学技术”奖,同时被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认定为“最佳节能技术和最佳节能实践”双十佳产品,被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评为“世界先进”,是一款集保温、隔热、装饰于一体的新型高科技产品。为国家建筑节能更好、更安全、更环保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640.webp (1).jpg

●●● 

他用尽半生积蓄,借下高利贷,只为投入产品研发和检测。当他跑遍全国12个省市求教专家时,几乎没人相信这样的产品出自贵州,而经过行业论证和比对,更大的意外是,他发明的产品已是世界前沿水平。他,就是本期故事的主人公——王健,一款新型材料的研发者,广毅科技的掌舵人。


王健: 

我们在实验室日日夜夜守着涂料每一个配方对辐射换热的变化,用坏了上百支水银温度计,烧坏了一个又一个不锈钢实验设备,终于找到材料配方规律,摸清楚波长和分子结构的关系。涂层实验的成功,到建筑节能工程上应用的效果,又经历了近十年冬季检测,从贵州到寒冷的北京、太原;再到极寒的黑龙江、哈尔滨、黑河终于挑战成功0.3毫米保温隔热的不可能。这是一次对传统材料的革命性探索。

640.webp (2).jpg

辞职下海 

王健,出生于贵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在家中排行老大,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父母是古生物地质专家。 


1984年,王健从贵州财政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贵州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研究院,得到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工作。仅一年多,王健就放弃了原本稳定的工作。随后,王健提出想要承包厂里的印刷厂,遭到父母狠狠地呵斥。

 

王健回忆,选择辞职下海,只是不想束缚心中的男儿梦。凭着一腔热血,无论得失、不计回报,也要走自己的路。

 

那是一个连续亏损多年的印刷厂,王健接手之后,马上着手建章立制、定人定岗、设计流程,按照市场化模式运作。当年年底,王健交出了一份令人刮目的靓丽年终报表——扭亏为盈、净赚19万元!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让印刷厂死而复活,竞争力大大提升,王健下海创业牛刀小试。

 

尝到了市场的甜头,接下来印刷厂年年盈利,王健信心大增, 却已不能满足印刷厂业务的小打小闹了。

 

随后,他看好当时极具发展潜力的新兴农业,经过一番调查了解,他很快相中了贵州一家小型饲料养殖企业,以参股的方式介入这家公司的经营管理。随后,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创新、市场拓展,这家饲料养殖企业在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并逐步扩大了品牌影响力,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迄今,当初的小企业已发展成为年产值数十亿元的上市公司——贵州富之源集团,王健成为贵州富之源集团的主要投资人。

644.webp.jpg


  • 时任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厅长张鹏调研贵州广毅科技公司


做第一个探路者 

 ●●●

企业深陷困境,那一年,王健已年过五十,前行艰难,但也再无退路。想到与自己一起开疆拓土的团队和他们的家人,王健坚定这场战役,他不能输。

 

前半生顺风顺水,依靠集团公司分红收入足以令自己的后半生衣食无忧,但王健在年近五十岁时,选择再次创业。

 

2005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王健得知大舅正在研发一款新型防火涂料,在大舅的邀请下,王健欣然参与技术的研讨。在学习的过程中,王健发现传统防火材料在生产原理和效能提升上存在诸多改良空间,但这种想法在当时还没有人去实践,恰恰于此,王健看到了市场的新蓝海。

 

2007年,国家大力倡导建筑材料节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能不能做一款更轻薄、保温效果更好的新型建筑防火材料,进一步提升传统材料的效能,成为了行业发展的方向。

 

王健说,之所以决定进军符合政策导向、发展欣欣向荣的建筑材料行业,还有一个更重大的原因是,希望通过技术创新引领下一轮行业的材料革命。

 

年近五十岁,这个巨大的宏愿又一次点燃了王健再次创业的心,随后的路不再是一路平坦、而是极其艰险,王健说,自己人生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他依然选择做第一个探路者。

 

学管理出身的王健对于建筑涂料几乎是完全陌生的,对于节能的认识也停留在很浅的层面,可以说,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学起。

 

搞不懂其中的原理王健就买来市面上所有的行业相关的书籍,那段时间几乎是足不出户,没日没夜的钻到其中去学习,做了很多的资料准备,不知花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拜访了多少个行业内的专家,终于,在无数次的探索与尝试后,王健找到了建筑保温隔热材料的原理。

 

其原理利用大气窗口辐射换热,够将多余的热量以特定的电磁波段(8-13.5μm)发射到外太空的零度空间实现辐射换热。自此,王健有了理论原理的支持。

 

2007年,王健组建成立贵州广毅节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踏上新型绿色节能环保建材的研发、销售及施工之路。

 

在王健的邀请下,远在美国的表弟黄胜放弃了国外丰厚的年薪,欣然加盟广毅公司担任总经理,负责公司经营管理。随后,副总经理王澍、陈世平、李琼也都加盟广毅公司,分管公司材料、技术和销售业务版块,广毅公司逐步组建核心团队。

 

接下来的事就是搞研发、搞检测。王健知道,对于这款材料,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技术,所以他不遗余力的去进行升级改造,为了几毫米技术的突破,他甚至可以几天几夜的不出门,将自己沉浸在研发之中,根本不考虑其他的事情。

 

只要是有需要用钱的地方王健就不遗余力的投入,资金周转不灵就借钱去投入,几年时间,他几乎用光了之前几个公司带给他的分红和盈利几千万,反而还欠下了一*债。




失意往往是下一个成功的开始

645.webp.jpg





  • 贵州广毅科技厂区大楼




 ●●● 

企业深陷困境,那一年,王健已年过五十,前行艰难,但也再无退路。想到与自己一起开疆拓土的团队和他们的家人,王健坚定这场战役,他不能输。

 

2010年,在不断的投入之中,广毅的产品也一代又一代的精进,从最初十几厘米的厚度,到后来几厘米、几毫米,在团队的努力下,涂料越变越薄,在一次次技术的改进之后,最终将这款涂料的厚度定格在了0.3mm。王健说,这,绝不是极限。

 

可能很多人对0.3mm没有很深的概念,但是要知道,一张A4纸的厚度也仅仅只有0.1mm,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王健说,看着自己的产品成形,当时的心情就像是看到等待了十月怀胎的孩子呱呱落地一样激动,谈到这里,王健兴奋地像个孩子一样。

 

拿着产品,王健满心欢喜的来到了贵州的鉴定中心去做技术的认证,那时的他,甚至已经连市场的规划都已经制定好了,就等待这最后一个已经看上去胜券在握的环节。可现实却总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现实却狠狠的给他浇了一盆冷水,专家并不认可这个产品,对检测报告上的数据和效果存疑,第一次的验收并不能通过,暂停发证。这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彻底让王健冷静了下来。

 

产品做的再好,检测不通过,没有准入证,都是没法在市场进行推广的,这无疑是给这个保温隔热材料判了死刑。技术得不到认可,研发又始终处于高投入低产出的状态,此时的王健可谓是进入人生的低谷。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半以上的股东在这个时候也选择了退出,当时从上到下所有人议论纷纷,大家都对产品的未来划上了个大大的问号,很多人都在背后私下说,公司可能很快就破产倒闭不干了。

 

但糟糕的事情还远未停止,眼看公司面临着生存危机,负责销售的三位员工在这时便趁着公司的混乱私收了将近四千万的货款,而这差点成为压垮王健的最后一根稻草。回想起那段时间,王健说,似乎能够预想的最坏结果他在当时都遇到了。

 

股东的撤资、员工的卷款潜逃,一度也曾经让王健丧失了继续下去的信心,甚至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一向内心强大的他也不禁在心中问自己,究竟自己是不是选错了行业,这是不是一条不归路? 很多人在这个时候也劝他放弃,前边亏了就亏了,就当交了学费,反正还有两个厂,何必再去折腾,但王健却并不这样想,他有着自己的想法。

 

企业深陷困境,那一年,王健已年过五十,前行艰难,但也再无退路。想到与自己一起开疆拓土的团队和他们的家人,王健坚定这场战役,他不能输。既然我的产品达不到条件和要求,我不断改进,一直做到达到要求为止。

 

没有豁出一切的勇气,注定是难以成就一番的事业。王健最终还是没有向现实低头,他四处奔走,用尽半生积蓄,借下两千多万的高利贷,全部投入到公司的运营之中。斩断了自己所有退缩的后路,以自己的行动为广毅打上一针强心剂的同时,也让公司重回正轨。

 

经历了这次挫折,这次从头再来的王健采取了迂回策略,既然在地方遇到瓶颈,那我就去中国最好的地方去检测,于是团队的一行人赶往了北京,在那里,王健建立了一家科技公司——北京中科靓建科学有限公司。


恭喜你,通过了验收!


停止发证后,一切工作都不得不*停止。王健和团队的人也都将精力全部放在了北京。那段时间,王健每天到哪里都随身带着检测报告,一遍又一遍的去找专家做汇报、找检测机构做检测,有时候吃闭门羹,他毫不气馁,就和副总两个人从白天等到黑天,直到等来他想见的人。

 

就这样一来二去,这些专家都对王健都熟悉了,对于他的产品也开始有点好奇,于是就同意帮忙试着检测一下,出乎意料的是,检测结果大大超过了专家们的预估。担心一家检测不够精确,半年间,王健跑遍了整个北京的检测机构,结果都得到了一致的认可,有过上次的经验教训,这仍然不能让王健吃下定心丸,他又辗转了12个材料检测权威的省市,零差评的结果,终于让王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一次,王健向住建部提交了检测的申请。

 

住建部通知广毅可以来部里进行产品检测,为此住建部还专程请了十一个专家来到北京参与验收,结果到了现场,王健发现,里边很多专家都听过他的技术,也都很认可这项技术,对检测的数据也是大加褒奖,王健自然是成竹在胸,经过自己的一番讲解过后,广毅的产品毫无悬念的得到了全票通过的结果。住建部的负责人告诉王健说,恭喜你,我们很快就会通知你来领验收报告,接下来,你只需要耐心的等待。


竟然还有第二次检测?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迟迟没等到住建部的电话,王健在心里自然也开始犯起了嘀咕,不会是出什么差错了吧!唉,我在说什么不吉利的话,算了算了,还是再等等看!可能是想多了,尽管这样安慰自己,但王健的心理还是有了一丝紧张。

 

几天过后,他终于等到了住建部打来的电话。只不过电话那边并不是通知他去取验收报告,而是不幸被他言中,住建部告诉他结果有异议,还要进行第二次的验收。

 

为此,王健不得不再一次来到了住建部,这次,通知给他验收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与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他的心情是忐忑的,如果再不能拿到检测报告,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徒劳无功。那么广毅的生存都将是个未知数。更令王健焦虑的是,这次组织验收的是行业内反对声音最凶的七位专家。

 

会议一开始,七位专家开始了对王健和他的材料的轮番轰炸,说到兴起甚至控制不住捶胸顿足,批评的角度五花八门,反对的声音也是各不相同,唯一相同的就是将质疑的口径一致对准了王健。

 

眼看着自己的产品被批的体无完肤,一向沉稳的王健这时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此时留给他的仅有半个小时,王健知道,这半个小时如果不能改变结果让这些专家回心转意,那么今天,就是广毅的终点。


力挽狂澜的半小时


王健说,当时想不起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底下的专家还在交头接耳的议论,他竟然径直走到台前,将桌子狠狠一拍,这一举动惊呆了底下交头接耳的专家,整个会场霎时间一片寂静。

 

拿着手中自己产品的检测报告,王健平静地说:“各位专家你们讲了那么多,包括专门研究这个项目的专家也极力反对,那么干脆你们讲一下你们反对的理由依据的是什么原理,如果我没说错从头到尾各位专家都是用传导的原理进行解释和反驳,对不对?但是请各位专家看一下我们的验收课题,我们的材料依据的是大气窗口辐射换热的原理,你们反对的原理和我们有一点关联吗?而且,各位专家你们可以看一下检测报告,上边明确写有我们的材料在哪里、用什么方法进行检测的,你们有真正的去了解过我们的产品吗?如果用其他原理来反驳我的材料,那是否意味着反对无效?

 

王健铿锵有力的话语让一同陪他检测的团队成员瞬间热血沸腾,大家都攥紧拳头屏息听着王健说着,看着台下他们期待的目光,王健也变得更加坚定。

 

王健直言不讳的说,现在行业内有一种怪现象,任何检测报告都会被拉到潜规则上来,但不是什么事情都笼罩着潜规则,试问,如果我没有这个能力他们敢不敢给我写这么好的效果,从最北的黑龙江到贵州高原,我们累积做了不下二十次的检测,况且每次只能在冬季进行,一次检测就要花费一两百万,我们的检测只要有一两次失败我们都会非常紧张,但是我们没有一次失败。要是花大价钱,十多年来我早就成功通过检测了无数遍了,如果检测没有效果,你们觉得我会不会傻到一直搞下去。

 

对于检测结果,我们的要求比他们更加严格,找的都是最权威的检测机构,我们比他们更怕他们的检测误导我们,检测过后我从不会要求他们给我们在数据上加一点,更不会要求他们给我们减一点。因为我知道,真实就是对科学最大的尊重,科学容不得一点虚假,更容不得一点偏差。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报告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包括检测结果和其中的数据你们怀疑其中的真实性,背后如果有见不得人的利益交换,你们也明白那是犯罪,完全可以去向纪委反应。检测报告盖了公章,检测人员和检测机构以及我们公司必然会对报告的结果负责。既然你们都没说到点子上,又对数据挑不出毛病,那么所有的反对全部是无效的,王健的话让在座的各位专家一时间哑口无言。他的一席话彻底征服了在座的所有人,在座的专家没有人再对产品产生一点质疑,反而向王健送去了默默的赞许。

 

前前后后搞了两次验收,请来了几十位专家,花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尽管一波三折,但最终王健还是终于如愿拿到了心中最想要的验收证明。


646.webp.jpg

§  住建部2015年科学技术项目——绝热(保温隔热)涂料节能技术研究开题会

 

马不停蹄地重返贵州 

拿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通行证,王健马不停蹄地赶回了贵州。回到贵州,有了住建部的验收证明,省里的专家开始认真重视起来,经过再一次多方的论证和检测,这一次,省里终于为王健的产品开放了绿灯,2014年6月,贵州省建设厅向广毅颁发了准入证,产品得以进入市场。

 

从2012年底停止发证到2014年底重新发证,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广毅才终于走出了发展的寒冬,而这两年公司发展的停滞,也对整个公司造成了上亿的损失。而这两年,王健的人生也与广毅一起如同过山车一样经历了无数次的起起落落。

 

经过几年的跌跌撞撞,广毅的发展也已经终于走上了正轨,从2017年开始,广毅的产品已经逐渐进驻到省外的市场,陆陆续续也有很多省的住建厅来到贵州进行考察,寻求合作。

 

目前,已经有12个省份对广毅的进入亮了绿灯,如果一切顺利,明年所有省份都会出现广毅的身影。王健说,他们市场从几年前就已经拓展到了国外,邻国的尼泊尔首都改造全部用的都是广毅的材料,下一步,王健则是把他的眼光放到了印尼,以及更远的世界。

 

当然,闯市场很难一帆风顺,在进驻一些省份的时候,也时常遭遇排挤,王健说他都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尤其是在很多时候,每每提及自己来自贵州,总是会面对各种各样质疑的声音,其中更是不乏冷嘲热讽,“我们这里都没研发出来,你们怎么可能研发出来”,这句话王健听了一遍又一遍,可他从未反驳,总是将原理一次次的向对方阐述。他说,以事实说话、靠产品发声,才是自己对于质疑者最好的还击。



虎口夺食远比想象中艰辛

647.webp.jpg

§  王健受邀参加碧桂园贵州区域新技术专家聘任会


 ●●●

轻薄、简便、保温就是他们的秘密武器,综合成本仅为传统保温材料的60%,施工工期仅为传统材料的1/4,在市场上更是无懈可击。

 

从2016年开始,广毅迎来了加速发展,7000多万元的产值让持续的投入见到了希望之光,2017年,王健计划将广毅发展的脚步迈的更远一些,在这期间中建、碧桂园、恒大、万科、融创等公司都对广毅的产品抛去了橄榄枝,如果一切顺利,从今年开始,广毅的产值将呈几何式的增长广毅在这万亿级的市场中分得一块蛋糕,正逐渐成为现实。

 

但从小楼盘到大房开,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如果说小楼盘只是一片沼泽,那么大房开就是一片洼地。从虎口中夺食,远比想象中更为艰辛。

 

广毅的进驻,必然也会牺牲传统涂料的既得利益,也将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对于广毅来说,轻薄、简便、保温就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综合成本仅为传统保温材料的60%,施工工期仅为传统材料的1/4,在市场上更是无懈可击。虽然远不及立邦等大品牌做的那么响亮,但在兼顾保温与装饰上面,广毅还没有对手。

 

可以说,广毅的进驻,将原本平静的市场掀起了一波巨浪,行业内的危机感十足,尤其在外省商谈合作的时候,有人就说,你的进驻可能会让我们这里几千上万家企业死掉,虽然我们很欢迎你们,但是你的企业是否能够进入我们省的市场我们也要谨慎决断。广毅的进入市场,影响的不仅仅是涂料市场的本身,更抢占了保温涂料的市场份额。  

 

一个涂料涉及到多个行业,必然会在无形中触碰到竞争者的利益,动了竞争者的奶酪,很多生意谈到一半就谈崩了、做到一半突然终止关系,背后更是有很多难言之隐,王健也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在承受着,没办法,这就是利益的博弈,过快的发展损害了部分企业的既得利益,被排挤,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任何的革命都是博弈的结果。马车取代汽车,也经历了博弈,这是需要经历一个很艰难的过程的。新的企业的成长无形中破坏原先市场占有者的利益链条,抢占原本就狭窄的生存空间,不过王健说,传统与新兴之间的较量其实才刚刚开始。

 

王健也时常感慨,没有竞争,其实也是最大的竞争。尽管这款保温隔热涂料已经做到世界唯一,在同行业的竞争中已经领先半个身位,但是王健也始终密切关注着市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华裔科学家利用这个原理已经研发出了一款可以用来降温的塑料膜,科罗拉多大学利用大气窗口原理已经制作出了一个高效降温膜,未来,有很多的可能,也有很多的未知。

本文首刊于《贵商》杂志


在线客服
- 业务经理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