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北经济网一黔北经济门户资讯平台

经济新闻

首页 >> 经济新闻 >>经济新闻 >> GN:潘鹏程的疯狂之路
详细内容

GN:潘鹏程的疯狂之路

时间:2019-09-12     【原创】

 众所周知:创业者都是“疯子”。

  创业之路前途未卜,九死一生。

  创业者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创业者也都是“赌徒”。

  有人赌趋势,有人赌需求,还有人赌变革。

  赌赢了,只能继续赌更大的。

  赌输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创业者还都是“自虐狂”。

  明明可以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却非要把投资人、客户、员工的未来都揽到自己身上。

  被现实虐哭后,却对世界回以微笑,心中酸楚只有自己知道。

  他们图什么呢?

  不清楚。

  也许是巨额的财富回报,也许是建功立业的快感,也许仅仅只是因为,疯子需要疯狂的生活。

  每个人的理由都不一样。

  现在,在我笔下就有这么一位“疯子”。

  他的经历很特别,是一位连续创业者。

  意思就是说:

  他疯了不止一次,也被现实虐了不止一回。

  但难得的是,连续的失败经验没有击倒他,反而让他的眼光变得更为锐利。

  这一次,他在矿业这条路上,杀出了一片天地。

  他就是矿世大陆的创始人兼CEO,GALAXY NETWORK基金会董事潘鹏程。

  本期星鉴大咖谈,我们想和他聊一聊,一个“疯子”的内心世界。

  

   第一个问题:他是怎么疯的?

  潘鹏程的疯狂之路很长,横跨零售业、互联网、区块链、分布式存储。

  早年间,他的疯狂还被文艺气质所遮掩。

  开过书店、咖啡店,甚至形象设计工作室,但是无一例外,都不怎么赚钱。

  后来他说:

  “文艺青年注定赚不了大钱,你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最赚钱的,都是充分市场化的。”

  因此,他一个步子就跨入了市场化最充分的互联网。

  那是15年,移动互联网还没有今天这么普及,但是各种商业模式已经被头部企业玩了个遍。

  潘鹏程很快发现,每一个创业方向,BATJ都阴魂不散。

  平台级的机会几乎已经没有,创业者只能大多依附于各平台,做颗螺丝钉。

  比如淘宝的电商,微信的公众号。

  但是潘鹏程不甘心,他想要更大的机会。

  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像是吃了春药,一路震荡向上,引起了潘鹏程的注意。

  很快他就进入了疯子扎堆的链圈,成立了一家叫厚朴万象(厚朴谐音hope,寓意希望)的区块链公司。

  公司连干什么都还没有想好,一个叫“元界基金会”的机构就决定投厚朴万象100万个ETP。

  疯狂的公司,遇上了疯狂的资本。

  几个月后,他们又奇迹般地遇上了17年币市的疯狂行情,100万个ETP瞬间价值5000万RMB。

  于是,厚朴万象在成立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公司的估值直达5亿RMB,谁看谁懵逼。

  潘鹏程是最懵的。

  心想,我们怎么什么事都没干,公司的估值就这么高了?

  泡沫嘛这不是?

  然后他就把100万个ETP全给退了。

  股东全都骂他傻逼。

  事后他解释说,那会儿他挺怕的。

  一是怕团队没法踏实干活,二是怕泡沫破灭,损失更严重。

  退了钱之后,他便建立一个融资平台,这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并不少见。可平台刚刚起步,便引来九月的改革,各大小平台均面临清退。

  原本盈利3000万的潘鹏程,瞬间负债400万。

  所有人都劝他赶紧把钱还了,以后就忘了创业这档子事吧。

  这时潘鹏程疯子的本性暴露了。

  他又东拼西凑借了两百万,开始进军矿业,做起了合约生意。

  他的朋友都觉得他这回彻底完蛋了,以后再难翻身。

  但是,创业者的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这次他是对的。

  三个月的时间,潘鹏程狂赚600万,把债务全部一次性清空。

  此后,他又开始做起矿机硬件、软件、矿池、钱包以及其他矿业的周边产品。

  在曲折又疯狂的失败之后,一颗矿机业的新星,就这么冉冉升起。

  第二个问题:矿世大陆在搞什么事情?

  潘鹏程的野心显然不只是卖点东西这么简单,从公司名字也能看出,他显然是想建立一个长青的基业。

  “干一票大的。”

  我问他,矿世大陆最核心的竞争力是什么。

  他反问我,你觉得IPFS目前最大的限制是什么?

  成为节点的成本过高?我回答。

  他点头。

  “IPFS目前太过于依赖分布在全球的大型存储矿机及服务器,无法利用过剩的智能设备。”

  “如果有一个项目能把iPad、手机、机顶盒、路由器这些联网设备的性能都利用起来,那会是一个多么广阔的前景”。

  我问,矿世大陆要做一个对标IPFS的分布式存储项目?

  他摆了摆手。

  “我们不对标任何项目,举IPFS的例子只是为了方便理解。”

  “矿世大陆作为合作伙伴正在推广一个代号为GN(Galaxy Network)的项目,在IPFS的基础上做了一些优化,目前还在测试阶段。”

  我表示怀疑。

  很多分布式存储项目都宣称自己优化了IPFS,但是都没有拿出什么实际性的证据。

  GN如何证明自己比IPFS更好?

  潘鹏程解释说,GN和IPFS并不在一个赛道上,IPFS作为一个底层协议,未来依然会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

  而GN想做的是,把IPFS无法利用的算力,用POC共识机制聚合起来,从而形成一个传输更快的分布式存储系统。

  “这一点是怎么实现的?”我继续追问。

  他继续解释说:

  目前,其它的分布式存储网络在数据分布的数量、完整性及地域的不确定性上,都无法和公有云在体验上进行竞争。

  更不具备在主流场景下的商用能力。

  而GN将在传输体验上,超越现在的公有云,我们预计GN的平均下载速率会大于 100Mbps,未来会达到500Mbps ~ 1000Mbps 。

  实现这个目标,需要通过GN的存储证明和流量证明,以及GN的共识算法共同来协作完成。

  不好意思,能不能说得更具体一点?

  潘鹏程耐心地解释说:

  在GN的基础网络上,有存储矿工和加速矿工两种矿工,分别负责存储和加速。

  两种网络使用统一的节点,并支持所有接入网络的设备。

  比如PC、手机、机顶盒、路由器、IPad、光猫等。

  总之,任何剩余存储空间大于 50MB的设备都可以接入我们的网络。

  我们把这样的设备称之为弱加速网点。

  加速矿工对弱加速网点的在线稳定性没有硬性要求,只要它有空间,就能帮助整个网络加速。

  没有抵押机制?我表示疑惑。

  当然有,但那是针对存储矿工的,加速网络不需要抵押机制,我们有流量证明来保证加速矿工的收益。

  潘鹏程眉飞色舞。

  第三个问题:如何看待IPFS?

  潘鹏程没法否认的是,GN要做分布式存储网络,就必然会和IPFS狭路相逢。

  IPFS虽然是一个底层协议,但同时也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存储网络,和GN的功能高度重合。

  早先潘鹏程曾对媒体说过,矿世大陆要做5G时代的分布式网络运营商。

  这种定位,无疑是要在分布式网络中结营打硬仗。

  而在GN白皮书中,我又看到一张GN和IPFS的对比图,图中列出了14个GN优于IPFS的地方。

  怎么看,GN都有挑衅IPFS的意思。

  我问潘鹏程,你对IPFS有哪些看法?咱掏心窝子说。

  潘鹏程笑了,他说:

  IPFS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要颠覆http,GN没有这个野心,GN只想改变一些不合理现象。

  目前,IPFS技术确实存在一些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数据分发慢,存储效率低,矿机成本过高,传输体验不佳等等等等。

  GN正在试图解决这些问题,至于是否能颠覆IPFS,这事等做到了再说也不迟,不然显得多不要脸啊。

  这话确实没毛病。

  我说,有没有想过这次创业要是再失败,你会去哪个行业?

  潘鹏程说,以后AI、VR、自动驾驶都很有前景,但是目前来说,我是把分布式存储当成了连续创业的最后一站。

  一个疯子般的连续创业者,最后决定在分布式存储上安身立命。

  第四个问题:“疯子”最渴望什么?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潘鹏程告诉我,他最渴望自由。

  财富的、时间的、精神的。

  当然,谁又不想。

  但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是个“不可能三角”。

  一个创业者不可能同时在财富、时间、精神上获得自由,总有一个要舍弃。

  但潘鹏程是个明白人。

  他说:

  自由为什么珍贵?因为它不从来都不免费,想要就得付出代价。

  打个比方,假设我们的生活是一座城堡,里面应有尽有,但是一到晚上就宵禁,自由被严重限制。

  有些人就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好,反正晚上也是睡觉的时候。

  也有些人就是不服气,为什么我一到晚上就不能出门?我就要去外面看看,哪怕外面没那么安全。

  后面这种人也许可能会被野兽吃掉,也可能就此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

  但这些对那个人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结果是他自己选的,而且他愿意承担后果。

  这就是你不停创业的原因,我说。

  潘鹏程说对,创业是我自己选的,后果我也想好了,人生就这么一次,我不想白白浪费。

  而且不怕你笑话,我创业就是为了要赚大钱。

  不是那种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钱,而是一种持续盈利的模式。

  盈利模式稳定之后,我可以聘职业经理人管自己的公司。

  那时我就不用再出卖自己的时间,我可以读书、旅游、陪陪家人,思考一些比吃喝拉撒睡更高级的问题。

  当然,我可能还是会继续工作,但本质区别在于,这是我自己选的,我有充分的选择权。

  主动做一件事,和被迫做一件事,幸福感完全不一样。

  听完他这段话,我发现“疯狂”的涵义,原来是认真。

  本质上,潘鹏程只是在认真的活着,而且正是因为比大部分人都更认真,所以看起来很疯狂。

  这么说来,那些每天得过且过,完全虚度生命的人,才是真的疯了吧。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