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北经济网一黔北经济门户资讯平台

首页 >> 本地新闻 >>本地新闻 >> 怎一个“奇”字了得 !
详细内容

怎一个“奇”字了得 !

人称黄先荣先生为奇人,何以为“奇”?

  一奇,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写日记,坚持不懈至今60年,写下各类日记共320本,计200多万字且保存完好。

  二奇,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出版处女作散文集《寂寞的爱》到2018年12月的《怎样讲遵义故事》共46部著作,总计1039万字(还有几部正在计划出版中),其中散文集22部489万字,红色文化著作24部550万字。

  三奇,宣讲长征文化1000余场,听众达20多万人次。全国除西藏外,所有省、市、自治区都有团队听过他的演讲(包括给人民日报社和央视来遵记者上党课),听众人数最多的一次是前往内蒙古呼伦贝尔市给4000多名公安干警以电视报告会形式宣讲长征文化。可以说,他已站到全国性的“讲坛”上。还有英国历史学者、新加坡历史学者、美国长青藤大学生等外国友人和港、澳、台的来遵人士也听过他的演讲。

  四奇,所有著作全是站着写作,所有演讲也是站着且不用讲稿。

3.jpg

五奇,粉丝和赞扬者若干,仅有文字记载的已收录来自全国各地的159篇文章和50余幅名人书画为他点赞,赞评者有平民百姓、文化名人、各级官员(官至正部级),最小年龄8岁,最大90岁。现在他办公室里挂着的赞扬他的条幅有八十、九十的文化老人3位,在仁怀文史界有名的陈天伟老人甚至书道:“我以君为师,匍匐步后尘”,表示了对先荣的敬重;94岁老革命涂晋森赞他为“一枝妙笔随心绘”。

  六奇,收集购买各类书籍8000多册,红色文化居多,耗资数十万元,家中藏书尤如一个小型图书馆。

  七奇,接受中央、省、市媒体(电视台、电台、报社)关于红色文化的采访40多次,其中央视(一、四、七、八频道)采访12次,香港凤凰台2次,山东、辽宁等省外媒体9次,人民日报、新华社、香港文汇报等大报采访6次,贵州省内电视台、报社采访15次,直接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贵州省电视台演播厅为客座嘉宾直播2次。

  2019年3~4月因家庭遇到重大不幸(儿子和胞弟先后不幸去世),在心情遭到沉重打击的情况下,从4月至9月仍以公益事业为重接受12次讲课和采访邀请。

  八奇,在省内第一个荣获“贵州省首席红色旅游专家”称誉,第一个把长征故事搬进茶馆,第一个出版2部序言专辑文集。

  九奇,为家庭文化建设创造了多个“第一”:1990年开始第一个把家庭生活制作成影像专题片共9集,祖孙三代出版文学作品50多部。第一位为父母亲八十岁生日出版画册。上世纪始第一个坚持10多年把大家庭聚在同一地点照全家福相。

  十奇,官与民对他评价的反差。领导对他工作能力不会否定,但总是印象不佳,“这里不生肌,那里不窖口”,甚至几次运用纪委查他,到头又是好人一个,但始终“被查过”,因而被边缘化。而在民间,接触过他或其部下乃至普通工人皆评给高分,曰“好领导”。有人说,这是遵义的“黄先荣现象”,值得研究。
2.jpg
  还有一“奇”,是他没有“私敌”“怨敌”。

  我经常与先荣兄喝茶聊天,从中发现他还有一个不易被人们发现的“奇”,那就是他没有“私敌”,没有一个人是他“不可饶恕”的“敌人”,比如文中提到的“日记风波”,全校中文教师集中批判他,有位教师上纲上线,并在会上和他争吵起来,先荣先生事后还尊重他,至今保留着良好的师生关系;直接组织批判他的校团委书记,至今先荣不但尊敬他,还请他的客,送他的书;又比如“1021事件”中直接对付他的3个人物(县长、组织部长、人事局长),文革后期都成为友好。更为重要的他从秘书长“平调”文联,明显是被人收拾了,他从来不提及此人,在别人评论时他总是轻描淡写,说是自己“性格不适应在行署工作”而一语带过。他离开行署办时,觉到有一位老同志对他很有意见,但此人在背后又评论“黄先荣是我经历过的4位秘书长中最好的一个”,他为此感激涕零,总想表达对该老同志的感恩,终于在医院偶见,两人相谈甚欢。也许有人在“恨”他,但先荣先生胸中从来没有“怨敌”,没有背后咬牙切齿于某人!这种容人的雅量的品德,是非常罕见的。因此,说他“奇”,是恰当的。

  他曾经对我说过:“人家是否把我看成敌人,我管不了,但是,事过境迁,心如古潭,我从不把某一人当成‘敌人’牢记于心。也许当时气得浑身发抖,最好的办法是直接面对他大发一通,或是对着日记本记上几行,也就烟消云散。”即使冤枉他整他的人,他也从来不使用“整”字。这种修炼,的确是常人所不能企及的。

  先荣先生有如此多的 “奇”,真让人惊奇!“奇”从何而来?

  奇,除了秉性、修为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来自日记的修炼。“日记”这个文体,具备了“当时”的时效性和“即刻”的信息源。从先荣先生的日记可以看出,他的写作和研究是从日记开始的。写日记是他写作和研究的必修课,写日记成就和见证了他的文学梦,写日记成就和见证了他今日长征文化的研究成果。

  日记是一面镜子。先荣先生善于用好这面镜子,经常回顾自我、检视自我、反思自我,进一步修炼自我、完善自我。他善于从别人的批评与表扬中吸纳营养,对批评能在日记中细嚼细磨,化为己用,对表扬能冷静分析,决不沾沾自喜。他把自己的日记定位为“生理的成长史和心理的强健史”是非常准确的,这从人们对他人品的定评,对他学养的认可大可看到。

  当我们静下心来,慢读、细品他的日记,会给我们带来一缕阳光和莫大收益。他的日记饱含了“我”的精神和意趣,是“以我观物”的“有我之境”,充分表达了“我”在历史现场的情怀。日记让我们真切体味到他在一份闲适自由的状态里,从微观和宏观两个维度用文字将一个真实的个人立体和社会立体呈现出来,感受到他那一颗鲜活的心灵,真实体验到他的生命态度,感受到他的情感世界和精神世界。日记也是私密场所,他有苦恼和愤懑时,也对着日记发泄,把负面的情绪扔进“垃圾桶”,从而获得解脱。其实,在多元的现实中,这也许可以成为一条经验,以适应复杂的社会。

  奇,来自人生的规划。人生规划是人的一种深度思考。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一过”说得好。联想先荣先生,他就是一个酷爱思考、善于思考之人。他的天性始终与读书、写作、思考密不可分。从日记中可以看出,他对人生规划思考得何等的细致,如文学梦的规划始于小学让人惊讶!如何脚踏实地做好人生规划中的每一件大事乃至每一件小事,他都是尽力做到极致。就连搬家这种“繁琐工程”,他都必须事先理出书面计划,连哪个包装袋装书籍都要列出书目,哪个包装袋装日记本也要分出年份,虽有几分繁琐,但也看出他的精到,如此周祥,让人感慨。那几十年的若多日记本能如此完整保存到今天,答案在此揭晓。

  奇,来自毅力的持恒。“人生感意气,功名谁复论”。读唐代魏征所写的《述怀》中的诗句,正好印证了先荣先生的格局、胸怀和毅力。这毅力就是一种力量,他总有一种内蕴于心的强大力量。这力量是一种心无杂念、高度专注的定力且持之以恒,正是凭借这份定力,他才能战胜各种艰难困苦,才能穿越各种风浪险滩,最终达到人性修炼的彼岸。

  人这一辈子就好似一场紧凑的戏剧,自己则是主演,表演权全在自己把握。人的一生虽然漫长,但关键时刻只有几步。他高中时遭遇的“日记风波”受到全校大批判,文革初期的“1021事件”被罪为“反动学生”“反动学术权威的孝子贤孙”而被政府“通辑”,在仕途上因性格所致得罪要人被多次“边缘化”,而面对人生中这几步重大周折的关键时刻,他不仅不告诉家人且全由自己一人扛住,并依然按照自己的人生规划前行,把握自己的“主演权”,“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我一直很欣赏敬佩先荣先生,他无论处于何种境地,都是以微笑面对生活,他从不是伪装出来的坚强,而是内心真正的那种丰盈,足够抵御世间的一切不顺,尤如“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梅花绽放,尤如“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翠竹挺拔。

  奇,来自纯正的家风。从日记中发现,作为儿子的黄先荣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陪伴母亲“唠嗑”半个小时左右,既是排遣母亲的寂寞之感,更是要聆听母亲讲述几代人家教家风的故事,让子女们懂得如何为人处事的道理。他还把母亲的教诲和故事整理出来写成育人居家之术。母亲在世时,每到除夕守田坎,他总与母亲为伴,不使她寂寞,并以“采访母亲”为题记录了一大本日记,作为后来写作的原始材料。父亲是一位受人尊重的老领导,总是谆谆教导儿子怎样为党、为人民多做好事、多办实事。祖父也是一位读书人,他把孙子黄先荣从幼儿班到大学的成绩册、奖品、奖状等资料一应收齐,妥为保管,使儿子懂得了文字的圣洁,得以一生与文字结缘。祖母虽然一字不识,却能以中国传统文化精华(如《增广贤文》)教育他如何处世做人。老一辈的言传身教深深地影响了他的一生。直到今天,他们家仍以这种好的传统存世。

  奇,来自群书的博览。不管出差到什么地方,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去新华书店、图书馆乃至地摊上搜罗适用于自己的书籍,他都买都读都摘录,古今中外名著更是爱不释手,“家庭图书馆”(老城还有一处存书若干)由此而来。所以,他的演讲和撰写的文章别具风格,博古通今,引经据典,烂熟于心,随手拈来,显现深厚的文学功底。更有奇特之处,他的文章中总有许多充满哲理的警句,仅《就这模样》中略摘几句:“对强人委曲求全,对强权卑躬屈膝,没有比这更灾难性的了”“注重名声人,其心中的黑影会长久挥之不去,不注重名声的人,不甚了了,无所谓地。因此,名声只对注重者有效”。他在研究长征文化方面也有独道的见解和经典的提炼。如在他所著的《遵义出了毛泽东》一书中,概括了毛泽东“生在韶山,学在‘一师’,炼在井岗,闷在瑞金,出在遵义,成在延安,”真是精僻之论。粉丝们总有这样一种期待,把他若多著作中的警句、格言之类的句子提炼出来足够编著一本《黄先荣语录》。

  奇,来自人格的魅力。先荣先生做学问靠毅力获得成功,做人靠人品赢得尊重。他深知人脉不是追求来的,而是靠吸引来的。他的粉丝若干,全是人品的吸引力。他具有独立的人格,不违心,不奉迎,不卑不亢,不随波逐流,不降格以求。他的站立写作、站立演讲,看似一种姿势,实则是一种精神、一种品格、一种骨气,是人品的站立,是文品的站立,是学术成果的站立。正如他自翊的做人“五保户”:保德、保格、保廉、保诚、保鲜;文化“五保户”:不入流、不吃硬、不攀附、不媚俗、不低头一样,这就是他站立精神下的风骨“模样”。

  先荣先生有“刚”的一面,还有“柔”的一面,对朋友、同事、平民百姓特别的“柔”,他善于广交包括“背篼”在内的草根朋友。他始终有一份淡泊名利、虚怀若谷的内力,正是凭借这份内力,才赢得众口称道的敬重。《易经》上说,这个世界是有缺陷的,让你有钱就不给你学问,让有你有学问就没有钱。他属于后者,但是,他却有多次发大财的好机会而不屑一顾,因为他视钱财如粪土,一门心思做学问,是一位精神“富翁”。

  人生的多少细节,包括少不更事、行走江湖、青灯黄卷、艰难困苦、悲欢离合……串连起来的这一切便是自己的路,所有人看似在同一条路上行走,其实每一个人都在走不同的路,于是每个人才有诗、有故事。先荣先生行走的就是他那条与众不同的路,所以,他才有与众不同的故事,也才有那么多的“奇”。

  101岁的著名汉学家饶宗頣老先生有一著名的治学“奇正论”——“正以立身,奇以治学”。他如是解释:立身做人要正,但做学问要出奇制胜,做别人没有想过的,做别人没有做过的。这“奇正论”的八个字正适用于解读先荣先生。

  先荣先生的“奇”仍在继续演绎中,正是:怎一个“奇”字了得!

  作者简介:

1.jpg
冯祖尧,务川自治县人,当过教师,任过公社书记、县委办主任、常务副县长。现为贵州省写作学会副秘书长、遵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会员、遵义市长征学学会驻会理事,著有《遥看人生》《方竹味》《从心出发》散文集,主编有《岁月回眸》《大美平正》《红色长干山》《这些年,这些事》《仰天逐梦》《<冯家大院>作品研讨文集》《闪光的珍珠》《宋代官窖》等多部散文集。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